人生相對時區中的我們|Talk

一直以來,時間都是一個既神秘又吸引人們的詞彙。 好像存在,但又常常無法察覺。 只能奠定在日出與月落上判斷,一天一年的對自己說:『一年過去了啊!要迎接新的一天了啊!』 因此,依據各地日出不同的時間,產生了時區的概念。 時區這樣的概念,似乎也同樣作用在人們身上, 上班的一個小時, 遊戲的一個小時。 與老婆在一起的一個小時, 與老闆在一起的一個小時。 同樣的一個小時,有著完全不同的流動感。 隨著歲月,事件與場合的不同,時間開始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產生了差異,形成了一個一個小小的獨有的時區。 婚禮,變成了一個時區重疊的場合。 22歲的男人,是不是還太年輕? 34歲的女人,算不算晚婚? 70歲的爸爸,好像花了二十年再等兒子結婚? 92歲的奶奶,擔心著自己以後抱不到曾孫? 婚禮的這天,相同的一天,焦急的,期待的,開心的,疲累的,在每個人的時區中產生了不同的流動感。   隨著推演,每個人的時區都會開始產生變化。當新婚的我們,被不知不覺的推擠到身為父母的時區,當我們被推擠到看著兒女新婚的時區,雖然我們不曾遺忘,但上一個時區的表情與感覺,很有可能在畫面中漸漸地淡去。 因此,因為時間,因為每個特有的時區,每個畫面的紀錄,婚紗/婚禮/週年紀念/孕婦寫真/Faimly,對Leo而言都別具意義,在那個時區那個當下的我們,原來也有這樣的表情啊。

婚禮的意義|Talk

毫無疑問,準備婚禮需要耗費相當多的心力。 大約需要半年甚至一年進行籌劃。 這是第一次兩個人一起為兩家人規劃的大企劃。 原本就生處於不同成長環境的彼此,夾雜在兩個家庭的期待下, 逐漸的在過程中顯現了彼此的價值觀與認知差異。 開始,準備婚禮變得有點麻煩,有點讓人暴躁,還可能會有些爭執。 開始我們懷疑起了,舉辦婚禮的意義。   難道,費心舉辦婚禮,真的沒有意義嗎? 而在這想法下的我們,似乎忘記了婚禮的本質是個『儀式』。 雖然,這樣的儀式本身並不能避免任何婚後可能遭遇的挑戰, 但儀式的目的,往往超過了儀式本身的價值。 藉由悉心為彼此籌劃一場美好而幸福的婚禮, 在挑選最適合的領結中, 在嘗試最美味的喜餅禮, 在尋覓命定的每一件禮服時, 在籌備婚禮的每個動作與每個環節中, 我們專注的投入了許多精力心思, 都蘊含著一種自我的暗示, 『我們要結婚了,我要與身邊的這個人相攜相守超過五十年,直到髮蒼視盲也要毫不猶豫地牽起彼此的手。』 也許在好多好多年後,被柴米油鹽淹沒的我們 也許愛情開始被生活消磨平淡了 也許蜜語甜言被孩子的哭鬧給掩蓋了 也許我們會在這些堆疊下,開始忘記當初眼中美好的彼此。 而那場婚禮,看起來並無助於婚後的這些挑戰。    但,只要我們願意,我們一定可以想起那場費心為彼此擘劃的婚禮, 只要有了回憶,一切就有了意義。